当前位置: 陈皮网 -> 资讯首页 -> 热点 -> 天道创业研究院|李佐军,田惠敏:我国数字人才培育行动启航

天道创业研究院|李佐军,田惠敏:我国数字人才培育行动启航

陈皮网
2024-04-22 11:20:22 阅读数:181096
(天道产业研究院特邀田惠敏博士发表)由李佐军和田惠敏合著《与改革同行:中国改革开放和伟大复兴》(8卷)高尚全、吴敬琏、厉以宁作序)已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此文是《与改革同行》系列第758篇,2024年第16篇(2024年4月15日至4月21日)。

陈皮网4月22日讯(天道产业研究院特邀田惠敏博士发表)由李佐军和田惠敏合著《与改革同行:中国改革开放和伟大复兴》(8卷)(高尚全、吴敬琏、厉以宁作序)已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此文是《与改革同行》系列第758篇,2024年第16篇(2024年4月15日至4月21日)。

【作者简介】李佐军: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公共管理与人力资源研究所所长,经济学博士,研究员,博导,硕士、博士期间先后师从张培刚教授、吴敬琏教授。田惠敏:男,副研究员,经济学博士,现供职于国家开发银行规划研究院,博士、博士后期间先后师从张培刚教授、厉以宁教授。

李佐军,田惠敏:我国数字人才培育行动启航

《与改革同行》系列758(2024年4月15日—2024年4月21日)

关键词:数字人才;专精特新;社会组织;新型储能;煤炭产能储备;PPP新机制;国家职业标准

为发挥数字人才支撑数字经济的基础性作用,加快推动形成新质生产力,为高质量发展赋能蓄力,2024年4月17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九部门发布《加快数字人才培育支撑数字经济发展行动方案(2024—2026年)》。这标志着我国数字人才培育行动正式启航,对于加快我国数字人才培育,提高数字人才队伍的整体素质和能力水平,支撑数字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具有重大意义。本周,第六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培育启动;我国将建立煤炭产能储备制度;四项社会组织管理服务领域行业标准发布。

一、法规政策 

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印发《关于建立煤炭产能储备制度的实施意见》。(2024-04-13)

 国家能源局印发《关于促进新型储能并网和调度运用的通知》,提出规范新型储能并网接入管理,优化调度运行机制,有助于充分发挥新型储能作用,支撑构建新型电力系统。(2024-04-15)

金融监管总局等三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深化制造业金融服务 助力推进新型工业化的通知》,明确下一步金融支持制造业的重点任务,包括着力支持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加大对基础零部件、基础材料等的金融支持力度等。(2024-04-16)

人社部等九部门印发《加快数字人才培育支撑数字经济发展行动方案(2024-2026年)》。(2024-04-17)

工信部发布《关于开展第六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培育和第三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复核工作的通知》。(2024-04-17)

民政部正式发布《社会组织基础术语》《行业协会商会自身建设指南》《学术类社会团体自身建设指南》《社会服务机构自身建设指南》等4项社会组织行业标准。该批标准是我国首批国家层面制定的社会组织服务领域行业标准。(2024-04-18)

二、重大事件

国家发改委正式上线全国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信息系统,标志着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新机制(PPP新机制)进入全面推进阶段。(2024-04-10)

第四届消博会在海口启动。(2024-04-13)

我国时速400公里的CR450动车组,正加紧研制,样车计划年内下线。(2024-04-15)

上海发布“政会银企”四方合作机制金融服务包等惠企举措。(2024-04-15)

111个国家职业标准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2024-04-16)

据国新办新闻发布会,国家发改委会同有关方面研究起草了支持国家重大战略和重点领域安全能力建设的行动方案,经过批准同意后即可开始组织实施。该行动方案坚持分步实施、有序推进,2024年先发行1万亿元超长期特别国债。(2024-04-17)

国家超算互联网平台上线。(2024-04-18)

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支援部队成立。(2024-04-19)

三、精彩观点

中央财办理论学习中心组:扎实有力推进金融高质量发展、加快建设金融强国。总书记提出,金融强国应具有“六个强大”的关键核心金融要素,即拥有强大的货币、强大的中央银行、强大的金融机构、强大的国际金融中心、强大的金融监管、强大的金融人才队伍。我国已经是金融大国,但要建成金融强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围绕六大关键核心金融要素,加快构建中国特色现代金融体系。一是构建科学稳健的金融调控体系。二是构建结构合理的金融市场体系。三是构建分工协作的金融机构体系。四是构建完备有效的金融监管体系。五是构建多样化专业性的金融产品和服务体系。 六是构建自主可控安全高效的金融基础设施体系。(2024-04-15)

李海生(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坚持创新转型,强化绿色低碳科技创新,符合新质生产力发展要求,能够大幅降低污染物和碳排放,提升产业绿色发展效能,促进生产力发展提质增效。一是强化集成创新,锻造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加速器。二是强化技术创新,建造培育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的孵化器。三是强化标准创新,打造发展新质生产力的绿色标尺。四是强化制度创新,营造发展新质生产力的良好生态。(2024-04-19)

魏琪嘉(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产业经济研究室主任):稳健有序发展低空经济,要充分发挥好政府和市场双轮驱动的作用。从产业政策角度看,重点在于标准、规范以及相关法律法规配套制度建设,与竞争政策做好协调,进一步提升安全监管效能,协调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形成公平有序的竞争环境。从市场配置资源角度看,要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引导各类经营主体按照实际场景需要投入要素,形成有效的实物量和固定的应用场景。(2024-04-20)

四、最新进展

据中国人民银行,2024年一季度,我国人民币贷款增加9.46万亿元,其中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7.77万亿元。截至一季度末,我国人民币贷款余额247.05万亿元,同比增长9.6%。(2024-04-13)

据商务部,2023年,我国进出口5.94万亿美元,连续7年保持货物贸易第一大国地位。(2024-04-14)

 据中铁集团,2024年一季度,全国铁路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248亿元,同比增长9.9%。(2024-04-15)

据国家能源局,2024年3月份全社会用电量794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4%。一季度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9.8%。(2024-04-17)

据工信部,2024年一季度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1%。(2024-04-17)

据商务部,2024年一季度,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2429.2亿元,增长12.5%,其中对东盟、欧盟投资增长较快,增速分别为36.7%、34.5%。(2024-04-19)

据国家外汇管理局,2024年一季度货物和服务贸易顺差超600亿美元。(2024-04-19)

《中国核能发展报告2024》蓝皮书显示,2023年我国新核准5个核电项目,新开工5台核电机组。截至目前,我国在建核电机组26台,总装机容量3030万千瓦,继续保持世界第一。(2024-04-16)

据国家统计局,初步核算,2024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296299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同比增长5.3%,比上年四季度环比增长1.6%。(2024-04-16)

五、热点述评

【我国数字人才培育行动启航】数字经济是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关键力量,正不断催生新业态新模式新产业。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快速发展,规模位居世界第二位。其中,数字型复合人才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2024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深入推进数字经济创新发展,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开展‘人工智能+’行动,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要全方位培养用好人才,实施更加积极、更加开放、更加有效的人才政策。”加快数字人才培育,不仅有助于提升国家竞争力,还能为数字经济赋能新质生产力发展注入强大动力。

我国先后制定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支持培养数字型复合人才。比如,中央网信办此前出台的《提升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行动纲要》提出,要提高劳动者运用数字技能的能力,也要培育造就一大批高水平、创新型、复合型的数字化人才队伍。又如,中央网信办、教育部、工信部、人社部日前印发的《2024年提升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工作要点》,明确把培育高水平复合型数字人才作为年度六大任务之一。这些实打实的政策,为我国数字人才的高质量培养奠定了基础。

根据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预计2023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将达56.1万亿,同比增长约11.75%,数字经济占GDP比重接近于第二产业,占国民经济的比重,达到40%以上。层出不穷的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背后,关键靠人才支撑。数字经济的发展带来持续高涨的数字人才需求,数字化、智能化岗位将大量涌现。

但也要看到,我国数字人才队伍建设仍面临人才缺口大、人才素质与数字产业岗位需求不匹配、企业数字化转型缺乏专业对口人才、关键核心领域创新能力不够等问题,数字人才供给难以满足市场需求,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数据显示,我国数字人才总体缺口为2500万至3000万,且缺口在持续放大,尤其是具备数字化战略性思维、创新性应用的复合型人才占比相对较少。因此,加快数字人才培育已成为当务之急。

为发挥数字人才支撑数字经济的基础性作用,加快推动形成新质生产力,为高质量发展赋能蓄力,2024年4月17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九部门发布《加快数字人才培育支撑数字经济发展行动方案(2024—2026年)》(以下简称《行动方案》),明确紧贴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发展需要,用3年左右时间,扎实开展数字人才育、引、留、用等专项行动,增加数字人才有效供给,形成数字人才集聚效应。

培养数字人才,教育是基础,也是重头。按照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计划,每年将培养培训数字技术技能人员8万人左右。《行动方案》提出,将加强高等院校数字领域相关学科专业建设,加大交叉学科人才培养力度,并充分发挥职业院校作用,推进职业教育专业升级和数字化改造。《行动方案》为此部署了数字技术工程师培育项目、数字技能提升行动等六个重点项目。这些项目将从产业、企业、高校等层面入手,规划未来数字人才的“成长地图”和培育体系,持续优化人才要素结构和发展环境,夯实数字经济“加速跑”的人才“底座”。《行动方案》还将数字技术工程师培育放在六个重点项目首位,提出重点围绕大数据、人工智能、智能制造、集成电路、数据安全等数字领域新职业,制定颁布国家职业标准,构建科学规范培训体系,开辟数字人才自主培养新赛道。

《行动方案》的出台,标志着我国数字人才培育行动正式启航,对于加快我国数字人才培育,提高数字人才队伍的整体素质和能力水平,支撑数字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具有重大意义。下一步,要做好三方面工作:

一是完善数字人才顶层设计。紧密结合数字经济发展规律,根据数字人才市场需求趋势,完善相关政策措施,前瞻性规划未来数字型复合人才的成长地图和培育体系,持续优化人才要素结构和发展环境。出台具体政策,推动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数字技术与金融、产业转型等领域的交叉融合应用,推动高水平数字人才及高水平复合型数字人才队伍建设,满足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的人才需要。

二是探索数字型复合人才培育新模式。结合科技创新发展和产业结构变革趋势,制定数字领域高技能人才培育计划,加大政策、资金、渠道等方面的政策支持力度。高校应加大前沿数字技术、交叉学科等研发及融入课程体系力度,企业要着眼于行业前沿培育以及引进数字化转型所需要的人才。厚植数字人才培育基础,探索高校、研究机构、企业联合精准培养机制,鼓励企业与高校、研究机构共建共享实践基地、实验室、交叉研究院等,促进人才链、产业链、创新链、资金链有机衔接。

三是完善数字人才发展环境。优化体制机制,推动数字人才工作优先发展、谋划、布局,发挥数字人才政策作用。完善重点引进、企业所需等人才数据库,实现政校企研间的人才信息共享和资源互通,优化数字人才生态建设。增强创新,提高个体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优化职业技能等级标准,完善人才评价体系。

参考文献

[1]《人民日报》图文数据库,2024-4-15/2024-4-21.

[2]《光明日报》图文数据库,2024-4-15/2024-4-21.

[3] 学习强国APP,2024-4-15/2024-4-21.

[4]万得数据库,2024-4-15/2024-4-21.

[5]经济日报,http://share.jingjiribao.cn, 2024-4-15/2024-4-21.

[6]新华每日电讯,2024-4-15/2024-4-21.

[7]中国新闻网,https://www.chinanews.com/

[8]中央人民政府最新政策,http://www.gov.cn/zhengce/index.htm.

[9]中国经济时报,www.cet.com.cn,2024-4-15/2024-4-19.

[10]科技日报,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 2024-4-15/2024-4-19.

[11]经济参考报,http://dz.jjckb.cn, 2024-4-15/2024-4-19.

[12]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国家统计局等各大部委网站.

[13]推进金融高质量发展、加快建设金融强国[N].人民日报,2024-4-15.

[14]王伟.数字人才培育是新质力发展的关键手[N].经济导报,2024-04-17(001).

[15]姜琳,黄垚.方案来了!中国数字人才培育行动启航[N].新华每日电讯,2024-04-18(007).

[16]石雨昕.九部门发文加快数字人才培育开展数字人才赋能产业发展行动[N].每日经济新闻,2024-04-18(002).

[17]李宏伟.三年内形成数字人才集聚效应[N].中国改革报,2024-04-19(002).

[18]白晓玉.数字化时代下的数字人才培育与引进策略[C]//山西省中大教育研究院.第七届创新教育学术会议论文集.贺州学院;,2023:2.DOI:10.26914/c.cnkihy.2023.025980.

[20]魏琪嘉.稳健有序发展低空经济[N].经济日报,2024-4-20.

[21]石庆芳.夯实数字经济人才底座[N].经济日报,2024-4-17.

[22]李海生.创新转型,为发展新质生产力注入新动能[N].经济日报,2024-4-19.

专栏:我国将建立煤炭产能储备制度

《 人民日报 》( 2024年04月15日   第 02 版)

本报北京4月14日电  (记者丁怡婷)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近日印发《关于建立煤炭产能储备制度的实施意见》,提出到2027年,初步建立煤炭产能储备制度,有序核准建设一批产能储备煤矿项目,形成一定规模的可调度产能储备;到2030年,力争形成3亿吨/年左右的可调度产能储备。

意见明确,产能储备煤矿的设计产能,由常规产能和储备产能两部分组成。常规产能是指非应急状态下煤矿正常生产的产能,由企业根据市场情况自主组织生产,不纳入国家统一调度范围。储备产能是指在常规产能基础之上预留的规模适度、用于调峰的产能,应急状态下按国家统一调度与常规产能同步释放,实现煤矿“向上弹性生产”。

当供需形势由总体平衡转向紧张时,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根据煤炭市场供需以及价格是否超出合理区间等情况,对储备产能实施统一调度,确定储备产能的应急释放区域、生产调度规模、供应保障目标等,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建立煤炭产能储备制度,将按照企业提出申请、地方具体组织、国家统筹确定的原则,以大型现代化露天煤矿和安全保障程度高的井工煤矿为实施重点,在新建和在建煤矿项目中优选一批产能储备煤矿,积极稳妥组织实施。煤矿储备产能规模按占煤矿设计产能的比重,划分为20%、25%、30%三档。


免责声明:本文为 陈皮网(www.chenpe.com)投稿作者: 本站 的原创作品。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s://www.chenpe.com/news/320538.html。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陈皮网观点和立场。
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