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陈皮网 -> 资讯首页 -> 县域经济 -> 中国乡村加快铺展新图景

中国乡村加快铺展新图景

陈皮网
2022-03-22 09:50:35 阅读数:1176192
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已成为“三农”工作的新重心

rmrbhwb2022032205p17_b.jpg

重庆市梁平区云龙镇的乡村,蓝天白云与大棚、鱼塘、油菜田等相互映衬,构成一幅秀美的新农村画卷。
  刘  辉摄(人民视觉)

1647898595047_1.jpg

3月17日,湖南省道县清塘镇楼田村,农户驾驶拖拉机在翻耕早稻田。
  蒋克青摄(人民视觉)

1647898602618_1.jpg

3月11日,河北省邢台市新河县白神首乡光伏电站项目施工现场,工人们正在安装光伏发电设备。
  李世强摄(人民视觉)

1647898611416_1.jpg

3月9日,贵州省剑河县南哨镇九当村的村民在食用菌基地采摘食用菌。
  刘进银摄(人民视觉)

  本报讯(记者   李  贞)阳春三月,和风煦暖,一幅幅人勤地忙的春耕画卷正在中国大江南北次第展开。乡村兴则国家兴。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已成为“三农”工作的新重心。

  实现新任务离不开新理念、新举措。《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做好2022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重点工作的意见》中多次提及“创新”。

  发展富民产业期待新突破,服务乡村振兴呼唤新人才,改进乡村治理需要新思路。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中国乡村正加速朝着这幅新图景迈进。

  

  选对产业发展“一县一业”

  你见过以大蒜为主题的邮局吗?

  邮局的玻璃门上贴着卡通大蒜的图案,桌子上摆着大蒜玩偶,甚至连售卖的纪念封上都印着大蒜标志。这个特别的邮局,位于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

  金乡县又被称为“大蒜之乡”。在这里,围绕一头蒜,已形成农业机械制造、乡村旅游、健康保健等近20个新产业。去年7月成立的大蒜主题邮局,是宣介地方文化、树立金乡大蒜品牌的又一次新尝试,而大力发展县域富民产业是促进农民稳定增收、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长远之策。

  为把“一县一业”的文章做透,多年来,金乡县持续发展大蒜精深加工,打好金“蒜”盘。

  一头普通的大蒜,市场售价大概只有1元钱,但经过特殊发酵加工后,变成具有保健功能的黑蒜、大蒜胶囊、大蒜素,价格能增长不少。而今,金乡县70%的大蒜实现了就地加工转换。

  当地还投入超过8000万元的研发资金,成立大蒜研究所,推进科技成果转化。研制出的百余种深加工产品,实现了大蒜从调味品到食品、保健品、医药品的全产业链生产。

  金乡县每年种植70万亩左右的大蒜,产品出口至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如此大规模的产业,遇到市场价格波动怎么办?县里又瞄准了大数据技术。

  2020年,金乡县建成国际蒜都中心。其中的大数据平台,可监测全国各产区大蒜种植面积、仓储、行情等6类数据。“金乡大蒜产业已经从人力经营为主,提升至算力经营为主。”金乡县大蒜产业信息协会秘书长张宏波表示,利用大数据将产业链的信息进行梳理、发布,能更好地指导蒜农进行生产经营,持续助推产业发展。

  乡村振兴要靠产业,产业发展要有特色。在中国农村专业技术协会理事长、中国农业大学原校长柯炳生看来,发展“一县一业”首先要“选对产业”,走出一条人无我有、符合自身实际的道路。

  柯炳生认为:“农产品具有很强的区域性特点。各地做产业规划时,要选择在自然条件下,全国同类产品中质量最好的那类产品来做成产业。”

  “富平柿饼”正是一个成功案例。

  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有2000多年栽植柿子的历史,是著名的尖柿优生区。由富平尖柿加工制作的“富平柿饼”,味道甜美、营养丰富,广受消费者青睐。充分发挥这一优势,当地培育起一大批尖柿加工企业,建设柿子博物馆等文化场所,还连续举办“富平尖柿节”,开发“中国柿乡”主题乡村旅游等,不断延伸产业链。

  去年4月,富平县天玺柿子小镇开辟了“太空育种示范基地”,供研究人员培育“太空旅行”归来尖柿种子——这些种子曾搭载长征五号B运载火箭完成了飞行。

  目前,富平县柿子种植总面积达到36万亩,年产鲜柿25万吨,加工柿饼6万吨,年产值达50亿元。“做好产业规划之后应着力发展规模产业。”柯炳生认为,县域产业做大规模才能做出品牌;只有做出品牌,才能得到更好的技术服务,不断提高产品质量。“规模、品牌、技术三者相互支撑,会共同促进乡村产业发展。”

  吸纳多方面人才进乡村

  创新是乡村全面振兴的重要支撑,人才是自主创新的关键所在。

  “我昨天刚从村里回来。这趟去,一是帮助村里规划新的育苗场,二是帮助种植芒果的农户联系技术培训和贷款、保险等事项。”记者联系到海南大学三亚南繁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海南省科技特派员杨小锋时,他滔滔不绝讲起了手头的新工作。

  杨小锋说的“村”,是三亚市育才生态区那受村。2018年5月到2021年7月,杨小锋曾在那儿任驻村第一书记,为乡村振兴播下科技的“种子”。

  “过去,阻碍那受村发展的根本原因是村民思想守旧。农户依赖祖辈传下的经验种田,跟不上瞬息万变的市场。”驻村3年,杨小锋坚持科技为核、造血为主、志智双扶,奔波在田间地头,带着村民学科学、用技术。

  村民苏其文家种植了20亩百香果,但产量不高,品质也没那么好,总卖不出好价。多次实地调研后,杨小锋帮苏其文开出“药方”:“你可以将平蔓栽培改为垂蔓栽培、将三元复合肥改为高钾复合肥。”半信半疑的苏其文试种一茬后发现,按照杨小锋的方法,他种植的百香果亩产实现翻番,一年就赚了5万多元。

  在村里,杨小锋还发现村民种植瓜菜时使用的地膜和吊蔓绳均为聚乙烯材料,不可降解,使用后只能直接丢弃或焚烧处置,严重危害生态环境。为解决这一问题,他带领团队经过两年多的试验,成功研发了全生物可降解地膜和吊蔓绳,从根本上解决农田地膜的污染问题,改善土壤生态和农田环境保护。

  虽然现在杨小锋已经回到科研岗位,但他心中仍牵挂着那受村的发展,时常回到村里做技术指导。村里有多少地能用来规划育苗场,种植面积最大的芒果品质不稳定怎么办,村民如何申请低利率的贷款、有没有参加农业保险……杨小锋惦记的事越来越多。

  杨小锋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对农业科技人员提出了更高要求。我们帮扶的时候要想到全产业链,除了提供技术支持,还要从产业规划、管理、销售等方面提供帮助,同时引进各方社会力量进乡村,才能发挥更大作用。”

  为了培养更多农业科技人才,近期,农业农村部印发《“十四五”农业农村人才队伍建设发展规划》,就“十四五”时期农业农村人才工作进行部署。其中提到要实施“神农英才”计划,按照“精准培育、重点支持、突破瓶颈、引领发展”的思路,每年遴选支持50名农业科技领军人才和200名有潜力的优秀年轻人才,5年打造一支战略人才队伍,引领带动农业科技整体实力跨越式提升。

  除了鼓励科技人才服务“三农”,乡村振兴还需“群雁”齐飞。扶持乡村里的“土专家”“田秀才”,搭建起农村干事创业的大舞台,为更多农民带来致富机遇。

  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马街镇杜旗堡村的几十个大棚里,各色玫瑰花争奇斗艳,工人们正忙着采收。这是“90后”年轻人刘凯槟经营的玫瑰花种植基地。

  2015年,刘凯槟大学毕业后,回乡承包了10亩地,做起玫瑰花种植。“大家都说农村条件差、机会少,可我觉得农村天高地阔,同样能实现人生价值。”

  第一年,由于缺乏种植技术,也不懂运营,刘凯槟亏损了10多万元。之后,刘凯槟到云南农业大学向专家咨询技术,又到石林、宜良等地的花卉园艺公司取经。第二年,他种植的小众玫瑰就大受欢迎,每亩净利润近3万元。

  爱钻研的刘凯槟不断创新,不仅改良玫瑰种植品种,还开发出一套农场管理系统,提高交易效率。如今,刘凯槟成立的花卉专业种植合作社收益越来越好,年产值达到5000万元,带动周边56户农民、260人创业致富。

  “振兴乡村既需要专业技术人才,也离不开本土的‘田秀才’;既需要企业管理人才,也需要善经营的‘农创客’。”刘凯槟注意到,当前不少农业高校毕业生就业时选择转行,人才缺乏会制约农村的发展。他希望各地乡村能广辟引才渠道,强化精准培训,让人才在乡村扎下根。

  “今天我们推动农业农村的现代化,需要的人才是多方面的。既要有懂得农业生产方面的人才,也要有懂得产业融合的人才,还要有创业人才等,他们都可以在乡村振兴中找到发挥才能的地方。”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陆继霞认为,乡村应致力于吸引各领域人才。“这些年轻人留在乡村,带来的将不仅是人力,还有他们的见识、眼光、技能、知识、资源等,最终会汇聚成促进乡村振兴、促进城乡融合发展的新力量。”

  创新试点改进乡村治理

  乡村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基石。《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做好2022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重点工作的意见》在论及“改进乡村治理”时,提出不少创新性办法,比如深化乡村治理体系建设试点示范,开展村级议事协商创新实验等。

  在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三十岗乡东瞿村,“党群议事协商会”成为解决各类村务的有效平台。

  “村口的道路破损了,严重影响村民出行,希望能及时修整”“村里的污水管网堵塞,什么时候能疏通”……“大家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在会上提出这些事,没想到很快都落实解决了。”东瞿村村民杨德余对该制度的设立十分满意。

  近年来,东瞿村建立起以“一网一本一平台”为抓手的党群议事协商模式。据东瞿村党总支书记瞿鸣介绍:“‘一网’即网格化管理、‘一本’即民情日记本、‘一平台’即村级议事协商平台,议事协商包括村民说事、民情恳谈、百姓议事、妇女议事等各种形式的活动。为保证议事协商会有效运转,我们牵头组织村‘两委’干部、党员代表、居民代表、乡贤等社会力量经常围坐一起开会,将基层治理、居民重点关心的问题放在桌面上,发动各方力量共同解决治理难题。”

  目前,东瞿村已入选全国村级议事协商创新实验试点单位。三十岗乡也全面推广党群议事协商会模式,确保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乡,让每件事情都有监督、有反馈、有着落。

  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云山镇库前村,也同样建立起一个村级议事协商机构“民情理事会”,专门协助村“两委”调解村民之间的矛盾纠纷。

  “作为全国村级议事协商创新实验试点,是我们村的荣幸,同时压力也很大。”库前村党总支书记许国信说,“既然当了这个干部就要为群众做事,为群众排忧解难。通过议事协商的决定,去年我们修建了两个水库,村里安装了800米的路灯,为村民生活带来了便利。”

  库前村将基层议事协商工作与“民情家访”“道德红黑榜”“民主评议”“村民志愿者”和“法律调解”等工作相对接,提升工作实际成效。同时,将议事协商的议题向村民公告、结果进行公示,让整个议事协商过程阳光公开。

  村里还有许多外出务工人员,平常不在村里常住,如何保障他们参与议事的权利?库前村利用网络,通过微信视频、在线收集意见等方式,构建起线上线下相结合的议事协商机制。

  去年底,民政部确认了497个全国村级议事协商创新实验试点单位。而今,各地实践证明,“有事好商量”的议事协商模式,能够成为推进基层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抓手、撬动乡村振兴的新杠杆。(来源:人民网)

免责声明:本文为 陈皮网(www.chenpe.com)投稿作者: 本站 的原创作品。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s://www.chenpe.com/news/314978.html。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陈皮网观点和立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