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陈皮网 -> 资讯首页 -> 新商业 -> 送别离世宠物需要仪式感吗?宠物殡葬行业发展现状调查

送别离世宠物需要仪式感吗?宠物殡葬行业发展现状调查

陈皮网
2022-01-06 15:40:19 阅读数:162350
近年来,随着宠物市场的快速发展,宠物殡葬行业迅速兴起

 本报讯(记者 陈磊 赵丽 孙天骄)“(小狗)昨晚叫了一晚上,我没有太在意,今天起来发现就不行了。”2021年12月14日13时许,一家三口抱着小狗的遗体,来到位于北京市丰台区一家名叫“宠慕”的宠物殡葬中心。

  白发苍苍的老两口看着工作人员为小狗清理身体,刚开始语气还算平和,待小狗遗体清理完毕,准备送入告别室时,老太太的情绪有点绷不住了,带着哭腔喃喃自语道:“怎么就突然走了呢?”

  在布置温馨的告别间,一家三口与小狗进行了最后的告别。紧接着,小狗被送往宠慕在远郊的火化馆进行火化。老两口在女儿的搀扶下情绪低落地回到车上,女儿又折返向工作人员叮嘱了几句。上述过程大约用时一个小时。

  遗容清理、告别仪式、单独火化、定制纪念品……近年来,随着宠物市场的快速发展,宠物殡葬行业迅速兴起,根据天眼查发布的《宠物行业企业数据报告(2020)》,截至2020年11月,全国有近1400家经营范围含“宠物殡葬、宠物丧葬、动物无害化处理”的企业。

  然而,目前宠物殡葬的消费渗透率(指一个品类至少消费过一次)并不高。《2020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在中国城镇宠物(犬猫)消费市场中,宠物殡葬的消费渗透率只有3.6%。

  人们如何看待宠物殡葬行业?行业快速发展的背后又暗生出什么问题?对此,《法治日报》记者展开深入调查。

  需要一场告别仪式 体面送走家庭成员

  她从进店开始直到离开,几乎一直在哭。告别室里,她趴在那只法国斗牛犬的遗体旁,持续痛哭了两个多小时,直到整个人都瘫软在地。

  这是一位女客户到位于四川成都双流区的“毛球·忆馆宠物火化服务中心”送别宠物犬时的一幕。或许,很多人特别是不养宠物的人对这样的场景难以理解,但中心负责人、宠物殡葬师干雅莉却感同身受——她也经历过相似的悲恸。

  干雅莉曾经养过一只黑色兔子,取名“妹妹”。2017年,在来到她身边的第5年14天,“妹妹”离世。当时,国内的宠物殡葬服务市场规模还很小,为了给“妹妹”一个体面的葬礼,她甚至去了趟宠物殡葬服务行业发展较为成熟的日本,才了却这桩心事。

  类似女客户、干雅莉与宠物的故事,还有很多。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发展,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养宠物的人不断增加,尤其是老龄化趋势以及独居人群增多,越来越多人对宠物投入了大量金钱和时间,将宠物视为心灵上的伴侣和家庭成员。在此背景下,宠物离世后如何处理成为一个现实问题。

  记者随机采访了北京、江苏、山西等地15位养犬人,虽然一些人没有听说过或了解过宠物殡葬服务,但大多数人都表示“会考虑这项服务”“宠物也是家人,需要一场正式的告别仪式”。

  来自上海的Sherry全程参与了宠物犬“拉拉”的火化过程。Sherry告诉记者,她和“拉拉”一起生活了16年,感情很深,随着“拉拉”年纪增大、肾脏萎缩,她开始物色宠物殡葬机构,并在能力范围内选择了最好的一家,主要诉求就是“拉拉”离世后必须单独火化并现场带走骨灰。

  2021年4月5日上午,“拉拉”永远闭上了眼睛,尽管早有心理准备,Sherry和家人还是异常悲痛。收拾好“拉拉”的遗物后,前往宠物殡葬机构,遗容清理、告别仪式、旁观火化、装骨灰罐……Sherry和家人像送家庭重要成员一样送了“拉拉”最后一程。

  可当天的体验感并不算好。“环境比我想象中简陋很多,告别仪式在敞开式的环境中,没有私密性;捡骨灰时,还有其他等待宠物火化的宠物主在场。”Sherry回忆说。

  也正是不好的体验感,成为李超创办宠慕的直接动因。

  李超养过两只哈士奇,一只叫JoJo,一只叫Lucky。2015年的一天,JoJo癫痫发作、救治不及离世。原本,他想采用土埋的方式处理JoJo遗体,但身处大城市,埋在哪里、是否会带来污染等一系列问题让他放弃了这一想法,转而上网搜索其他宠物遗体处理方式,最终选定了一家宠物殡葬机构。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宠物殡葬。现场,他哭得稀里哗啦,不远处的工作人员却在那儿有说有笑,火化后拿骨灰还要另外加钱。这段经历成了他的心结,他后来查阅了大量资料,并放弃本来稳定的工作,和几个朋友一起于2015年年底创办了宠慕。

  近日,记者走进“宠慕宠物殡葬中心”,见到了身材高大、笑容腼腆的李超,在他办公室的书架上,摆着一幅他低头凝望一只小狗的照片。“大概是因为自己淋过雨,所以想为别人撑把伞。我不想仅仅把宠物殡葬当成生意去做,因为我们内心有情感。”李超向记者述说他创办宠慕的初衷。

  开展宠物殡葬服务 各种困难接踵而至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生态法研究室主任刘洪岩介绍,宠物殡葬服务最早来源于日本,在2005年左右引进中国。宠物殡葬全球通行的处理方式都是火化,火葬不仅避免了土葬及其他处理方式可能带来的细菌传播,而且对宠物主而言,体面地送走“家庭成员”,能更好地维护和满足宠物主对离世宠物的情感联系和情感记忆。

  记者调查发现,在很多宠物主看来,体面地送走离世宠物,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也是其现实需求;而不少旁人对此却难以理解,甚至投去异样的眼光。这也意味着,开展宠物殡葬服务不会一帆风顺。

  其中之艰难,干雅莉深有体会。

  赴日本送走“妹妹”,体验了日本成熟的宠物殡葬服务,想到中国越来越庞大的宠物经济规模,干雅莉决定投身宠物殡葬行业。

  想法刚提出,就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

  “我父母非常不理解,在他们看来,当时我的工作非常稳定且收入也不错,而宠物殡葬这个行业是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每每和他们提起这件事情都是不欢而散。”干雅莉说。

  但她已下定决心,迅速投入筹备工作。困难接踵而至,她在店铺租用和选址上遇到了大麻烦——很多地方听说她要做宠物殡葬,觉得晦气,直接拒绝,连价格都不愿意谈。

  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店面,谈好价格,又遭到周边40多家店主的联合抵制,不停地向有关部门投诉,甚至直接上门阻挠装修。干雅莉只好逐一上门向40多家店主进行解释,签保证书,保证不在此地做火化、不播放哀乐、出现瘟疫要负全责等,这才顺利开业。

  “毛球·忆馆宠物火化服务中心”开设接待区、遗体的美容区、告别区、冷藏安葬区、纪念区等7个功能区,2019年11月营业至今已提供相关服务900余次。

  “希望大众能对养宠物的人多一丝理解,希望养宠物的人能对宠物殡葬多一丝了解,希望所有的宠物主人在宠物离世后可以不留遗憾。”李超说,目前,宠慕已形成一套完整的宠物殡葬流程,包括宠物到店遗体清理、单独告别室告别、安排火化、收纳骨灰、附赠环保骨灰袋,大都可以满足宠物主最基本的需求。

  此外,宠慕还提供宠物纪念品制作。记者看到,纪念品样品摆在宠物大厅的玻璃展台中,每一款都明码标价。李超说:“我们店的规矩一是明码标价,二是不主动推荐商品,顾客问起才能介绍商品。”

  随着宠物殡葬行业的快速发展、规模壮大,从事该行业的工作人员也有了一个更为专业的称呼——宠物殡葬师。在工作中,宠物殡葬师们见证了太多悲欢离合。

  宠物殡葬师橘子从业至今已有4年多时间。2018年7月,为了给自己养的小狗一个体面的葬礼,橘子从江西萍乡老家赶到北京,在宠慕正式送走了小狗。在和工作人员交流过程中,橘子萌生了要成为一名宠物殡葬师的想法。

  经过3个月的前期培训后,橘子便能够独立上手了。现在,他已经成为宠慕丰台店的店长。

  资质安全备受关注 价格缺乏参考标准

  众所周知,殡葬是特殊行业,动物遗体的处理也涉及卫生、环境等诸多问题。在采访过程中,不少受访者也提出疑虑:这些宠物殡葬机构有相关资质吗?他们对动物遗体的处理是否符合防疫要求、是否安全?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作为一个正在快速发展的新兴行业,宠物殡葬行业确实面临不少问题,包括尚未有明确的主管部门进行监管、店面资质与实际操作不匹配、宠物殡葬师缺乏统一从业资格培训和认证、价格缺乏统一参考标准等。

  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标准技术审评中心主办的全国标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上,记者以“宠物殡葬”“宠物火化”“动物殡葬”“动物火化”等关键词进行检索发现,无论是国家还是地方,均未对上述领域进行标准规定。

  随后,记者以“成立一家宠物殡葬机构需要哪些手续”为由,咨询了北京市朝阳区农业农村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首先需要在市场监管部门办理营业执照,须注明经营范围是动物无害化处理服务。而动物无害化处理则会涉及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的问题。“宠物殡葬目前不是公司注册的经营范围类别之一,只能显示动物无害化。”

  该工作人员说:“目前北京市内的宠物殡葬行业还没有办下这个证的。不过实践中,如果宠物殡葬机构无害化处理设备的选址符合相关规定,同样能够通过执法检查。”

  干雅莉告诉记者,她在筹备开店时就了解到,要在成都开一家正规的宠物殡葬机构,需要三个证明:营业执照、环评合格证和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而后两者都会涉及设备,而只有政府立项的设备才能报批申请这两个证明。

  “这也就意味着,目前市面上无论是自制的火化车还是私人购置的火化炉,都没有办法说是符合环评或者有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的。”干雅莉说,为了规避风险,她选择与成都当地国家立项的动物无害化处理机构合作,“把火化的环节交给国家”,尽管那意味着更高的成本。

  干雅莉希望,未来随着宠物殡葬行业的进一步发展,各地都能意识到宠物殡葬的设备资质问题,从而让整个行业更加规范化透明化。

  对于宠物殡葬师没有相应的从业资格证和统一职业技能培训的问题,各宠物殡葬机构只能自行摸索培训章程。李超告诉记者,宠慕建立了一套系统的培训流程,新人入职之前会有3个月的培训期,其间传授专业知识、服务礼仪、商品纪念品信息等内容。

  由于目前行业缺乏统一价格规范,宠物殡葬的价格在不同地区不同店面也有不小的差距。记者在某消费点评平台,定位北京,以“宠物殡葬”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后发现,排名前5的宠物殡葬机构每只狗从866元到1798元不等;定位上海后,前5家的每只狗价格差异为664元到1900元不等。

  除基础的清理、告别、火化流程套餐外,衍生的宠物骨灰纪念品制作的价格差异更加巨大。类似的晶石制作,价格差有数倍之多。

  江苏徐州的欧阳曾在宠物火化后想要用宠物骨灰烧制晶石纪念品。她咨询了上海和徐州的两家宠物殡葬机构,得知该项目价格相差竟有2000多元。

  价格标准不一,宠物殡葬师没有相关资格等问题让一些宠物主对宠物殡葬心怀疑问、望而生畏。

  制定相关服务规程 加强监管净化市场

  将宠物遗体随意丢弃、拒绝宠物主实地全程观看服务、将他人宠物的骨灰给宠物主……在宠物殡葬行业发展过程中,出现一些不良经营者违规操作,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污染环境等问题。

  在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教授任超看来,这些问题的出现,重要原因之一是宠物殡葬服务市场在我国法律规制中处于一个灰色地带。我国只在动物防疫法中规定了无害化处理病死动物的相关内容,现有的宠物殡葬服务机构和宠物殡葬师所需的资质则没有相应的条文予以规制,暂未形成标准化的资格认证。

  “监管部门不明确是导致宠物殡葬行业的服务机构以及相应人员资质要求较低的原因之一。”任超指出,宠物殡葬可能涉及农业部门和市场监管部门等多个政府部门,在无前述法律规定的情况下,监管主体不明,统一化的资质要求更无从谈起;而资质要求较低、未形成标准化资格认证的问题必然会导致宠物殡葬行业鱼目混珠,这种情况下需要公权力予以介入纠偏。

  刘洪岩说,殡葬服务由国家殡葬管理条例具体规定,但不涉及宠物殡葬的调整。宠物殡葬是在宠物美容基础上逐步延伸和发展起来的新兴行业,国家目前没有明确的法律规范规定这一具体内容,有些地方通过地方法规的形式对饲养的宠物死亡后尸体处理作出规定,以防止病原传播,但也不涉及宠物殡葬的内容。

  从行业服务完善、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角度,刘洪岩提出三点意见:

  在政府指导和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可由宠物行业协会或相关组织负责制定《宠物殡葬服务规程》,对从事宠物殡葬的人员和机构进行相关知识培训,重点突出对宠物尸体的无害化处理、防止病原传播和环境污染;

  建议有条件的城市专门设立宠物墓园,集中安放宠物尸体和骨灰。设立宠物公墓不仅可以避免随意处置动物尸体或骨灰带来管理秩序的无序、公共卫生安全的隐患和土地资源的浪费,又可以体现对宠物主的人文关怀,为其提供一个可供情感追思的场所;

  视行业发展情况,逐步推行宠物殡葬师资质自愿申请制度,通过宠物行业协会或组织的严格审查和考核,对确已具备相关服务技能的人员给予资格上的认定,作为从业者提升市场竞争优势的依据。

  “鉴于我国目前宠物殡葬行业的快速发展,监管部门要正视市场消费需求,尊重行业发展的同时及时规制不合理商业行为。未来宠物殡葬行业的发展还需要重视燃烧炉质量标准以及排污达标监管、宠物公墓的用地保障、消费者权益保护等相关问题。”任超说,监管部门应制定并完善宠物殡葬行业的资质标准,推动宠物殡葬行业持续健康发展。(来源:法制日报)

免责声明:本文为 陈皮网(www.chenpe.com)投稿作者: 本站 的原创作品。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s://www.chenpe.com/news/314125.html。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陈皮网观点和立场。
标签: 宠物 殡葬 陈皮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