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陈皮网 -> 资讯首页 -> 网信办救得了饭圈吗?

网信办救得了饭圈吗?

陈皮网
2020-07-14 07:50:24 阅读数:62

今日,网信办发布了一则《关于开展2020“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的通知》,其中第六条声称将重点整治诱导未成年人无底线追星、饭圈互撕等价值导向不良的信息和行为。

声明中,包含粉丝控评、打榜、投票、大额消费应援等常见未成年人追星行为都被列为重点打击对象,关于具备“撕逼”诱导倾向的明星话题也将面临集体整治。

事实上,尽管微博等社交平台曾多次采取行动规避粉丝刷数据,打投的行为,但这并不妨碍粉丝们继续为自己的爱豆轮博,刷各类数据和榜单。

“数据女工”和“打投机器”甚至还针对各大平台的规则出具了一套完整的规则玩法,有钱的出钱,粉丝集资给相应组织,用于购买微博转发、明星代言产品、音乐专辑、时尚杂志等产物彰显人气;没钱的出力,大粉会负责教导新粉如何通过操作迅速实现控评,举报负面声音,大量提升艺人数据等操作,打造艺人的形象和热度。

这些参与者中,存在大量未成年人的身影。甚至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也因为各自的阶段特点,承担着不同的追星“KPI”,花费着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同时遭受着许多负面舆论影响。

显然,这样的饭圈生态早已畸形。因而通知一出,行业中普遍传来了支持声音。无论是呼吁更健康网络环境的家长群体,还是疲惫于明星各种争执和负面信息的网络受众,都寄希望于国家机器的出手。

要重拳出击的网信办,能“拨乱反正”吗?

一、小学生做数据、初中生做大粉、高中生扛销量,未成年或成狂热追星主力军

“班里有超过二分之一的女孩在追星,有那么几个还是狂热粉。最离谱的是,有一个女孩还是朱一龙的大粉。”北京某初二语文老师宋宋告诉明星资本论。

据宋宋介绍,班中女生小微上课偷玩手机被她没收,她无意中发现,这个女孩管理着一个五百人的粉丝QQ群,“她会每天在群里发布任务,要求群内其他粉丝完成签到、转发、控评等操作,还需要上交截图到群内‘打卡’。”

“平时《桃花源记》都背的磕磕巴巴的一个女生,群里一套一套的,每天还要翻一遍谁没完成任务,计算累计未完成次数来踢出群,还在群里做了一个集资的链接,定期会把群内收集到的金额上缴给更大的粉丝。”宋宋说:“这样一天天心思都用在这些地方,忙着上网做任务,哪儿有时间学习。”

(某明星打投组在微博发布的打投清单)

事实上,未成年人狂热追星,初中生做“粉头”这样的状态在如今的饭圈中早已不是个例。某流量女艺人的粉头Nico便告诉小星星,其实针对参与追星受众不同的年龄段,还会有更具体的详细任务。

“小学生空闲时间多,听话事儿少,参与日常打投的比较多;初中生有时候会做一些基础管理,负责监督粉丝秩序,而且这个阶段也相对学业不忙,网络上的控评不少他们也会参与;高中生可自由支配的零花钱比较多,就会为偶像花钱了,往往也是撕逼战线中最猛烈的一群,最容易真情实感。”Nico说。

有时间、有零花钱,有感情投入,在自由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00后中,追星是最司空见惯的爱好。而因为这些特质,不少人也被一步步诱导成为了狂热追星族,踏入了畸形的饭圈舆论场。

二、营销号带节奏,大粉“洗脑包”,对家危机感,青少年如何步入“追星陷阱”?

没有谁是一开始踏入饭圈就习惯于做数据、挣销量,和对家粉丝掰头的,但是在营销号、大粉带动和整个行业的影响下,不少粉丝也一步步成为了“狂热一族”。

追星女孩勾勾便最告诉明星资本论,她就是因为大环境成为了“数据女工”。“我开始是不追星的,后来是喜欢的小说改编成了剧,因此也特别喜欢里面的演员。但是他爆火之后,总有人黑他,长相、之前的作品、还有绯闻全部都满天飞,营销号会把像兔区、豆瓣八组这里的内容搬运到微博发酵,对大众来说观感极差,我们粉丝必须跟着大粉的指导,去反黑、控评。有一就有二,久而久之我也习惯每天做数据了。”

Nico也表示,她追的女艺人和几个同期的小花常被放在一起比较拉踩,从长相到作品再到粉丝赛个一遍,而每当面临这种情况,粉丝便非常容易被引爆,互相撕扯不说,还会动辄闹上热搜,引发新的群嘲,对艺人本身直接带来负面影响。

“这时候大粉必须下场去引导,教大家怎样控评,怎样反黑,有时候也是被逼着一步步走。有负面的时候不能退啊,我们做数据,包括和其他粉丝争吵,初心都是为了自己的艺人好,但是呈现出来的可能是不好的。”Nico说。

在这一过程中,未成年人有不少极易被引导,加入维护数据,吵架撕逼的队伍中,付出大量的精力,也逐渐养成了习惯,会对艺人和粉丝群体有更深的黏性,从而成为更死忠的粉丝,继而贡献更多的时间和金钱。

有点像养蛊,这种情况在流量粉圈很多见,大粉们会进行洗脑,灌输给新粉丝偶像需要他们这样做,他们真的这样做了后,就逐渐无法抽身了,因为沉没成本增加了。”Nico对饭圈的现状并不规避:“每家都是这样,流量艺人需要源源不断的新粉丝去承担做数据的职能,因为这是整个娱乐行业需要的。”

目前,艺人行业步入数据时代,无论是品牌方还是平台方都热衷于从艺人数据中看明星价值,尤其是对于流量艺人而言,在缺乏代表作的情况下,漂亮的粉丝打投数据和卖货数据意味着高人气,也只有借此才能获取更多的作品和商务资源。

而粉丝在接受这一逻辑后,为了偶像的发展,也会自愿参与到一场场疯狂的数据争夺战中,其中未成年群体因为心智发育的不完全更容易被影响,也一步步成为了狂热粉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耽误学业、影响三观,参与追星的青少年,到底面临着什么?

“追星不是一件需要一棒子打死的事儿,正确的偶像是能够促进孩子积极成长的,但是目前来看,很多学生把路走歪了。”宋宋对这种情况不无担忧。

身为一个90后老师,宋宋的青少年期也伴随着追星,但那时基本是一些买海报,看杂志,追电视节目等操作,能参与互联网的环节很少,相对没有那么耗费时间。但如今有了打投应援规则的饭圈,早已成为了一个黑洞,宋宋把它形容为“时间绞杀机”,“不仅会占据未成年的学习时间,也影响他们用更多时间去了解世界,开拓眼界。”

此前,明星资本论曾根据某几家粉丝打投组的日常打投清单,整理出了粉丝需要日常参与打榜的榜单,即便是不完全统计,也足足有25个主榜单,77个子榜单。

这样动辄需要花费一两个小时完成的工作还只是最基础的“日常数据”,如果面临一些月度选拔、季度活动,年度冲榜或者是各种节点,还需要花费粉丝更多的时间。据Nico介绍,不少粉丝甚至除了吃饭睡觉都在忙着打投,如果本身还需要承担管理工作,会更琐碎,更耗费时间。

即使孩子们能够保证功课不落下,课余时间拿来做这样的数据奴隶,也是毫无营养且浪费生命的。”宋宋感慨。

同时,当前很多社交平台舆论场,一涉及到追星就会陷入极端的情绪和二极管思维。“非黑即白,逆我者亡。成长中的年轻人很容易被情绪和集体主义裹挟陷入思维误区,也会影响未来对事物的判断。”互联网观察员coco告诉小星星。

这直接导致饭圈争议中出现大量的负面信息,对骂攻击,也影响着未成年人的语言习惯,此前,赵丽颖等艺人曾因名誉权受损将部分“用词极脏”的微博造谣诽谤用户告上法庭,而这些“黑子”中,不少是还在念书的对家粉丝,甚至有的还未曾成年。显然,在粉黑大战中,冲动的青少年是容易走向极端的。

“还有一点也很可怕,饭圈内现在有吹捧大粉的风气,有的粉丝还是初中生便会因为追星享受别人的‘拥戴’,常常颐指气使,对其他粉丝呼来喝去,对更高的大粉很谄媚。这种依靠追星带来的虚假荣誉感会让很多孩子从根上就走偏了。”Nico坦言。

而无论是占据时间还是影响价值观,饭圈内的畸形规则都在一步步带歪着未成年人还未完全构建的三观,也对整体的网络大环境产生了负面影响。

四、网络巡查,强化举报,加快曝光,网信办的三大手段能有效吗?

在这样的基础上,便不难理解在这条通知发布后,各大平台一片叫好声了。而通知的结尾,网信办也表示,将通过网络巡查,强化举报,加快曝光等手段,增强整治工作。

“目前来看针对的现象还是比较全面的,数据造假、针对营销号的恶意挑事,饭圈矛盾等事件都会处理,应该连带着热搜、话题、讨论组都会面对一轮审查,同时在规范未成年人追星消费这块应该会采取更强硬的手段。类似未成年人游戏限制一样,会要求部分应援打投平台设置门槛,禁止未成年消费,部分追星类APP也会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长。”coco推测。

他认为,这样的官方出手至少对各大鼓吹饭圈文化,借助粉丝经济获利的平台和APP制造了更多限制,会把压力转嫁至平台方,让他们进行更规范的操作。

但Nico却对于公权介入抱以谨慎态度,她担忧着关于“强化举报”这一点所带来的后续连带影响。据她介绍,目前很多流量粉丝饭圈都一边畏惧着举报,一边使用着举报。“227事件后,大家能看到因为举报对肖战造成的影响,现在他的很多反对者也通过举报的方式影响着他的代言和作品。现在,官方鼓励举报行为,是否又会给新的粉黑大战找到方式和借口呢?

同时,Nico也认为,这样的“重拳出击”并不能真正改变已经畸形的饭圈生态。“营销号被端也不止一次了,但是总会春风吹又生,只要有粉的地方就会有黑,明星一天存在,互联网一天存在,挑事就不会停止。”

“经过了这两年的发展,流量艺人的商业价值和作品空间就是被各种数据绑架了。无论是制片人还是品牌方都会看数据、看销量。粉丝们再不情愿,也需要按照规则来,这成为了她们中很多人‘唯一’能为哥哥做的。这种根儿已经坏了的事,再处理也是治标不治本罢了。”Nico说。

无疑,行业中已然形成了艺人,内容方,品牌方,平台方和数据黑产的联动链路,这更像一场针对粉丝的“阳谋”,让大众被迫习惯并接受,豢养着链路上的各个环节。象征着地位和攀比的数据背后,是大量粉丝,甚至是未成年人贡献出的时间和金钱。而这畸形的产业链也完成了链路打通,具备强大的“自我修复性”,只打断其中的一环也无法轻易改变。

自动轮博软件“星援app”,目前已被封

“感觉我们班里有几个孩子是不会因为这些规定而轻易放弃追星的。”宋宋说:“管理APP时长和应援消费,是否会让孩子们用更地下的方式进行集资,交易?可能也会带来更多的风险。这件事儿还是得家长、平台、社会联合起来一起行动,不是一方能做到的。想要真正杜绝未成年人过度追星,应该从根本上改变追星的坏风气,才能正本清源。”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收藏

相关视频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