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陈皮网 -> 资讯首页 -> 地方频道 -> 大侠已逝,其商业逻辑却流淌在企业之江湖

大侠已逝,其商业逻辑却流淌在企业之江湖

陈皮网 2018-10-31 18:12:49 阅读数:270

导读 : 据香港《明报》报道,一代武侠小说泰斗金庸于2018年10月30日下午因病在香港养和医院辞世,享年94岁。

据香港《明报》报道,一代武侠小说泰斗金庸于2018年10月30日下午因病在香港养和医院辞世,享年94岁。

图片14.png

金庸一生留下无数脍炙人口的小说作品,从上个世纪50年代末开始到70年代初近20年间,留下了《书剑恩仇录》《碧血剑》《射雕英雄传》《雪山飞狐》《神雕侠侣》《飞狐外传》《白马啸西风》《倚天屠龙记》《鸳鸯刀》《连城诀》《天龙八部》《侠客行》《笑傲江湖》《鹿鼎记》等长篇小说。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短短14个字,却是几代人的青春共同记忆。几十年来,这“14个字”被翻拍成电视、影视剧高达90次。

根据公开资料,金庸原名查良镛,1924年3月10日生于浙江省海宁市,家世系浙江海宁查氏,其家为书香门第,世代金庸本人是查升之孙查揆的后裔,查家曾家世显赫,金庸母亲徐禄是徐志摩的堂姑妈,金庸唤徐志摩为表哥,但他并不喜欢徐志摩,因此他的作品中诸多负心薄幸的“表哥”形象。金庸的姑父为民国时期著名军事理论家蒋百里,表姐为钱学森的夫人蒋英,台湾知名女作家琼瑶则是他的表外甥女,著名的古建筑“纠偏大师”曹时中是金庸的妹夫,已过世的北京德云社演员张文良本名叫查良燮,是金庸的亲叔伯兄弟。金庸有7个兄弟姐们,他在家中排行老二。

查良镛出生的时候,查家还拥有3600多亩田地,家中藏书颇丰,查良镛8岁时看到人生中的第一部武侠小说《荒江女侠》,从此不能自拔,《江湖奇侠传》《近代侠义英雄传》《水浒传》《三侠五义》小五义》《彭公案》《施公案》等等看得他如痴如醉,这为其后来写武侠小说埋下了伏笔。

虽然是著名的小说家,但金庸一开始是想成为外交官。据记载,1950年,当时其父查枢卿被作为“反动地主”批斗,身在香港的他向《大公报》辞职,满怀着做外交官的希望,只身北上来到北京。然而,在各种条条框框的限制和人事的刁难下,对进入外交部工作的事不再乐观,于是返回香港,回到《大公报》做国际电讯翻译和编辑。

图片15.png

据称,金庸写小说,纯属意外。1950年,《大公报》所属《新晚报》创刊,金庸调任副刊编辑,与梁羽生(原名陈文统)一个办公桌,写过不少文艺小品和影评。

1953年,太极拳掌门吴公仪与白鹤拳师父陈克夫大师打擂比武,由于香港法律禁止武师之间决斗,遂移师澳门举行。想不到香港竟有数万人乘船过海,日夜观战,盛况空前。香港各报都予以大版报道,风行一时。

《新晚报》由此获得启发,便在副刊上开辟武侠小说连载专栏,约请能编能写的副刊编辑陈文统、查良镛出阵,陈文统以笔名梁羽生写第一部武侠小说《龙虎斗京华》并大获成功。同年,查良镛架不住《新晚报》总编辑罗孚的劝,便以笔名金庸开始写第一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结果一炮打响,《新晚报》一时间洛阳纸贵,销路倍增。梁羽生、金庸亦因此声名大噪。《新晚报》之外,他又开始在《商报》连载《碧血剑》,之后是《射雕英雄传》,从此家喻户晓。

金庸继承了古典武侠技击小说的写作传统,又在现代的阅读氛围中进行了技法与思想革命,开创了“新派武侠”的风格,并成为代表人物。

1957年冬天,金庸辞职离开《大公报》,1959年,金庸等人于香港创办《明报》,同年在《明报》上连载《神雕侠侣》。

 但《明报》创刊初期一度亏损严重,后来靠在《明报》创刊号连载金庸小说《神雕侠侣》后开始扭转;1961年,《倚天屠龙记》《鸳鸯刀》《白马啸西风》开始在《明报》连载;1963年,《天龙八部》开始在《明报》连载;1972年完成《鹿鼎记》后宣布封笔,之后对其以往的武侠作品开始修订工作。

过去60多年来,金庸的作品风靡华人世界、经久不衰,从小孩到大人,从男人到女人,其作品真正的老少皆宜,也使中国特有的武侠小说创作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金庸小说中人物的名字和武功都能和《道德经》《南华经》《易经》联系到一起,而这些主人公身上也凝聚着传统精神,比如郭靖是儒家大侠、杨过是道家大侠、胡斐是墨家大侠、萧峰是佛家大侠……

图片16.png

时年94岁的金庸在此仙逝,带走了属于他的时代。在他身后,十五部著作构建的宏大世界观,依旧建筑在数代读者的心上,快意恩仇唾手可得,那是查先生的理想主义。更近一步的现实里,他一手搭建起的《明报》也光彩依旧。

先生去世后,《明报》发布悼文,其中提到:《明报》全体成员对此深感惋惜及难过,对查先生家人致以深切慰问。查良镛先生是明报报业集团主席张晓卿丹斯里拿督的好友,《明报》在新闻业打拼多年,迈向一甲子,如非当年查良镛先生不怕艰辛,殚精竭虑,以一支健笔打出名堂,无以臻此。今先生遽逝,对《明报》、对香港新闻事业,乃至对华文文学界,无疑都是一大损失。

金庸没有离开。他所构建的理想国并不仅存在于书中,自古被冠以“冷酷”二字的商业逻辑,在他手中也可以温热如血,以无数种形态流淌在当下的企业中。

对金庸先生来说,创业和做新闻总归不同。做新闻可以凭热血,但少年气延续至中年,开始遭遇理想和现实的拉锯战。查良镛身为《明报》主理人,不得不为报纸盈利考量。在当时,《大公报》属于左派,根系庞大,若能与之论调相似,两家报纸“和气生财”才是皆大欢喜。

从恩师胡政之处继承的强烈责任感,使金庸再无法站稳左派阵营,《明报》也不断发表与《大公报》观点相悖的评论文章。结果歪打正着,《明报》的销量因此翻倍,在知识分子心中的公信力也开始树立起来。此时,《倚天屠龙记》正在《明报》连载,张三丰与少林寺的恩怨情仇跃然纸上,书内书外,金庸自有道义。

图片17.png

1964年的社论中,他回忆:“我们明知这会得罪许多朋友,会使得我们以后一生的日子很不平安,会使我们负上许许多多的罪名。然而,《明报》刊登过许多武侠小说,我们赞扬坚持正义的心灵,难道在说了许多年风凉话之后,当自己遇到危机的时候,就去做卑鄙无耻的小人么?”

在此后的二十多年间,金庸一手写武侠小说,一手写社评,在高度商业化的香港报业取得了空前成功。

有资料显示,80年代《明报》在全港报业低迷的环境下销量持续上扬,1988年《明报》日销量已达11万份,1989年更是跃升到18万份。

1989年5月20日,《明报》创刊30周年,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香港报业巨头。金庸先生宣布自己将辞去社长一职,只留任明报集团董事局主席职位。一时间,财团趋之若鹜。下一任《明报》掌门人于品海走进金庸的视野。

图片18.png

1991年1月23日,“明报企业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两个月后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市值接近10亿,1991年度盈利约1亿元港币。金庸则任董事长并签订三年服务合约。随后,于品海与查良镛共同组建明智控股公司,由于品海担任大股东。1991年12月,双方首次交易,明智控股收购明报超过50%的股份。此后,双方不断互相收购,自1994年12月起,分五次将明报转让给于品海。

1994年4月,于品海正式接任《明报》主席。6个月后,其被曝出在加拿大留学期间曾犯偷窃、冒签支票、非法使用他人信用卡、私藏枪支等7项罪,被判入狱两年。随后,于品海发表声明承认此事,并在一片骂声中卸任明报企业、报业公会、南海发展主席职位。之后,于品海接连投资失败,又挪用明报贷款投资他业,违反与银行之间的贷款协议。1995年8月22日,明报不得因此停牌。

在和杨澜的对话中,金庸也曾提及和于品海的这笔交易:“我觉得这也不是他的过失,他经营生意不成功,我觉得很可惜。如果他很成功,他完全可以根据我们订的合同,把我的股票全买去,我们双方都很满意了。但现在不是他故意来对我反悔,或者故意欺骗我,不是的,因为他自己做生意没成功,所以他没有力量完成这个合约,我可以原谅的。”

金庸的狭义之道,岂非常人易参透。

有人从与于品海的股权交易中论断,金庸不是个好商人,这话难免有失偏颇。金庸办报的年代,正值香港社会新旧交替之时,思想领域的闸门将松未松。“文人办报”的风潮自20世纪初出现以来,并未真正颠覆过。这种模式中,创始人几乎是报纸唯一的金字招牌,例如邵飘萍之于《京报》。金庸的好友倪匡曾说过:“《明报》不倒闭,全靠金庸的武侠小说。”

这话不假。但出让股权,就是金庸作出的最果断改变。他曾明确表示过,明报必须摆脱“一人报”的困境:“报馆有一个人控制,一个人死了,报纸就不能生存;要是制度化了,即便个人被暗杀,报纸还是可以营运下去,所以我提出制度化。”

从这一点上看,马云之于阿里,王石之于万科,都有相似之处。巧的是,马云的确是金庸的狂热追随者。马云创办的阿里巴巴公司每个人都有一个花名,这些名字多取自金庸武侠小说,比如马云自己的花名就取自《笑傲江湖》里的风清扬。他曾经对媒体表示:“男人一定要看金庸。”2000年,马云和金庸在香港会面。马云曾对媒体回忆自己的心路历程:“激动了几天,上街买了他的书,兴冲冲地期待着见面和签字。”而金庸则在餐巾纸上写作:“相见恨晚,一见如故”来形容他与马云的3小时会面。

马云对于金庸的狂热,还表现在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六脉神剑,其中包括客户第一、团队合作、拥抱变化等六条价值体系。六脉神剑的典故则出自金庸的《天龙八部》,是大理段氏的最高武学。

图片19.png

 不止阿里爱玩“角色扮演”,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则在媒体采访中自诩为“洪七公”,他笑称:“丐帮贫贱不能移,只有这样创业才能成功。”小米的创始人雷军也在被媒体问及小米争议问题时,采用《九阳真经》中的句子作为回复: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对外界那些纷纷扰扰的口水战,我早就‘清风拂山岗’了”,雷军说。

可见金庸先生所构建的理想国并不仅存在于书中,自古被冠以“冷酷”二字的商业逻辑,在他手中也可以温热如血,甚至以无数种形态流淌在当下的企业中。

免责声明:本文为 陈皮网(www.chenpe.com)投稿作者: 本站 的原创作品。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s://www.chenpe.com/news/2042.html。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陈皮网观点和立场。
标签: 金庸
收藏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新用户登录后自动创建账号

登录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陈皮网用户协议》

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

快速注册

获取验证码

未完成注册的用户需设置密码